北京赛车pk

赴菲律賓出國務工增至3倍 超7成從事博彩業

2019-03-27 09:59:59 中國國際勞務信息網 點擊數:412


  赴菲律賓出國務工人員增至3倍,超7成從事博彩業

如果包括非法就業在內,有大約40萬中國人在菲律賓工作,其中超七成從事博彩相關工作。他們正在成為菲律賓博彩業蓬勃崛起中無法繞過的重要面孔。

身處于菲律賓首都馬尼拉的姜宇浩慣于將自己的經歷渲染得跌宕。三年前,他辭掉了北京月薪四千的工作,在無所事事地耗盡了身上所有積蓄后,陷入了窘迫的經濟境地。正是在那時,他從網絡貼吧得知了“出國務工”。這四個字迅速在年輕人的心里幻化成一幅玫瑰色圖景,異域、高薪、以及對現狀的急于擺脫,最終將他推向了菲律賓街頭。

經過多番波折,從一年前起,姜宇浩在當地一家華人網絡博彩公司做工。這份工作的門檻并不高,“基本上只要會用電腦,會打字就能被錄用”。但在談及具體的工作內容時,這個年輕人表現出異乎尋常的警惕,僅僅是說“類似于銷售和推廣業務”,便緘口不語。

在菲律賓,來自中國的出國務工人員正迅速增長。據《日本經濟新聞》近日稱,2018年取得菲律賓工作簽證和特別工作許可的中國人約達24萬人,增至上年的3倍。在菲律賓入境管理部門的統計簿中,超過七成的出國務工者從事面向中國人的賭博相關工作。

在反腐行動讓豪賭客遠離澳門后,菲律賓的娛樂城正趁勢興起,盡管這里的賭博城遠未達到拉斯維加斯的名氣,但建在馬尼拉灣(Manila Bay)填海土地上的8平方公里的賭博區,擁有打造亞洲頂級博彩及娛樂中心的雄心壯志。
2015年,新濠博亞博彩在菲律賓投資的夢之城賭場度假村舉行開業儀式,計劃占地297英畝。

   菲律賓政府能為博彩公司發放合法牌照,在網絡充斥的誘人招聘信息中,一波又一波向往著高薪工作的中國務工者趕來此地。自由、獵奇、淘金時代的敘述籠罩,這里成為冒險家的樂園。

姜宇浩認識一名來此十數年的老鄉,后者將菲律賓形容為一個發展極其緩慢的國家,“十年前是這個樣子,十年過去了,本地人還是一點沒變。”而唯一的變化,就是越來越多的中國人,越來越多的辦公樓,支撐著這個國家博彩業的半壁江山。

在馬尼拉的各個寫字樓里,活躍著數量頗多的中國務工者,而其中大部分就職于網絡賭博公司。去年7月,一名記者臥底進入當地博彩圈內著名的珍珠大廈,在這棟樓內,密布著大小50多家網絡博彩公司,員工和主管都是中國人。他們開設賭博網站,專門尋找國內的人參賭。

“一來中國人英語不行,能力并不比菲律賓人或東南亞人高,也沒法與其他同事合作交流;二來中國人相對與菲律賓本地人來說人力成本太貴,用中國人不合算,所以,能用得起中國人的公司幾乎都是博彩公司,目標客戶就是中國人、還有少量的日韓、東南亞人。”姜宇浩解釋道。

這些博彩公司在菲合法經營的前提,是擁有當地的營業許可證等證件。但據報道,這些證件在菲的辦理費用高達幾千萬人民幣,當局發放的博彩牌照亦十分有限,因而持有正規牌照的公司并不在多數。在這個龐大的市場中,既有華人博彩巨頭的高調入局,也有膽大之輩混入其中斂財,遍地開花,魚龍混雜。
    而一旦進入黑公司,就有被遣返回國的風險。20歲的趙洋,在國內信用卡欠下2萬多元后,看到朋友圈“工資7000元起,包機票和住宿”的消息,沒多猶豫,辦好簽證遠渡菲律賓,鄭洋心里明白這是“違法的”。隨著業績越做越好,錢越掙越多,他對“被抓”的恐懼愈深,他承認為此不堪其擾,開始謀劃回國。

此外,憑借旅游簽證入境、在沒有合法資格的情況下工作的中國人也在增加。菲律賓入境管理部門2018年因違法工作而查處的外國人達到上年的4倍,為533人,其中中國人占393人。今年2月,菲律賓移民局在馬卡蒂市突擊了一家網上博彩公司,拘捕超過200名涉嫌非法出國務工的中國人。有觀點指出,如果包括非法就業在內,有大約40萬中國人在菲律賓工作。

而如果將視線轉向務工熱潮的另一面,對于中國人涌入務工,菲律賓當地人頗有微詞。菲律賓大學法學院副教授巴通巴卡稱,近年來成千上萬名中國人到菲律賓從事線上博奕工作,菲律賓失業率居高不下,因此菲律賓人對中國人大舉進入菲律賓的就業市場非常反感。

去年12月,菲律賓的勞工工會在民族英雄文尼法壽155周年冥誕之際,組織馬尼拉多個勞工團體舉行示威。要求政府解決各種勞工面臨的問題,抗議來自中國的非法勞工和勞工合同制。

雜糅著中菲在領土問題上的長期齟齬,這一勞工矛盾很快引申為政治問題。菲律賓中期選舉將于5月13日舉行,為爭取在香港的菲律賓籍勞工支持,反對黨參議員候選人日前到香港造勢。菲律賓副總統林麗妮(Leni Robredo)到場為候選人站臺拉票,公開表示了對大量中國勞工涌入菲律賓的擔憂。

但在姜宇浩看來,勞工矛盾緊張與否并不影響當地居民的思想波動。“大多數時候,他們還是相當平和的。因為身邊打工的中國人多,當地人見怪不怪,來了這么久,我從來沒見過菲律賓人表現出對中國務工者的不友好態度。”

但當不時從具體的生活中抽離,姜宇浩仍然不可避免的陷落焦慮。去年年末,他從朋友處聽聞菲政府正在考慮篩查赴菲的中國公民,緊張了好一陣,直到電視上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呼吁采取謹慎態度,才松了口氣。

他開始仔細打量自己在菲律賓務工的這些時日,“雖然可以賺到稍微多一點的錢,但一來有風險,二來這一行當回國后做不成,等于又要從頭再來。”這個年輕人心里活泛,開始盤算起回國的日子。

迷惘、自由、隔絕和野蠻生長,這是姜宇浩給自己的標簽,而在更普遍的意味上,也是流淌在這一務工群體中共識性的身份氣質。“我們有點兒像‘流浪地球’,”他在社交網絡打來了這一行字,“每個人揣著不同的想法來到這個地方,都沒了根兒,而不論過著怎么樣的生活,大家的目的都很簡單:趁著年輕多撈錢。”

新浪財經(文中受訪者均為化名)

(佚名)


標簽: 出國勞務 出國勞務信息 菲律賓 出國務工 博彩

行業動態»人才動態  最新文章
行業動態»人才動態  熱門閱讀
北京赛车pk